【第九章】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。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。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。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。功成身退,天之道。

执持盈满,不如适可而止。把铁器磨得又尖又利,但其锐势却难以保持长久。金玉满堂,却无法守藏;如果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,那是给自己留下了祸根。

所以,功成身退,是天之道。

  BeiDa

北京大学 未名湖